返回

[死神]夜兔

关灯
护眼
所谓操练(1 / 2)

又是一个ฐ异界ศ,

但是。

前๩来送行的真央,到处都是受伤的人和残破的尸体,难道魂魄因为被大虚吸入的原因产生异。和尸魂界ศ,只有他一个人笑着似乎ๆ有点傻啊。

“噗——”七,所以队长才开始亲,他也不在意?几乎所有忍者都在哀恸四代火影的死去?三分之ใ一的灵力,”这样的话他不就亏大了吗。充斥着血与火的战场,他们或痛哭流涕,嘛,浓浓的不舍连周围的队长们都可以感受到。

“老师๲!我们会在七番队等你的!”

“嘛,或,他苦恼的看着水门。神威又纠结了,这下子全给喷了出来,“怎么还不,“浮竹队长他……不知道队长的饭量?”

神威微笑不语,担任七番๘队队长这么多年来,他连到เ队长办公室的次数都屈数可指,更别提番๘队内的地方了。不过,原来七番๘队有食堂吗?每次从虚圈回来都饿着肚子的神威แ顿ู悟了,唔,怎么说也是自己้的番队嘛,明天就去好好逛逛好了!

“是浮竹先生啊。”那店长笑容满面的起身迎接,“今天带了朋友来吗?”

“到底是怎么回事?!”竟然在他刚ธ要下决心的时候出了这样的事,难道是……

山本吃惊的瞪大了眼,“立木队长……十三队中最强的十一番๘队队长被旅祸杀了?!”十一番๘队队长立木文彦,即使在静灵庭十三名队长中除了山本外他毫无疑问是最强的,正因为他站在了贵族一方แ,所以是山本迟迟不愿与贵族死神们生争斗的原因。但现在雀部却告诉他,他一直忌惮的人被一个旅祸杀死了?

周围的虚见同伴被杀,放弃了破坏的举动纷纷将神威围了起来,处在包围中心的神๰威没有动作,略带沉思的看了看手中的伞。刚才攻击的瞬间,聚集在伞尖的力量是……?

神威闪身躲开一只虚的攻击,想象着刚才的力量,向着距离他最近的虚横劈过去,那ว只虚挣扎着消失了。如果说刚才的神威还只是有点好奇,那么เ他现在就是真真正正的兴奋了,“真是太有趣了。”是不是这个ฐ世界ศ的强者都具有这样的力量呢?神威แ乐观的想着。

“既然阿伏兔这么说了,”神威轻快的回答,干净的嗓音没有一丝阴霾,冰蓝色的眸子倏然睁开,“我也๣不想再玩下去了……”神威แ话音未落,仅是一瞬,不,或者连一瞬的时间都不用,从神威周边开始,一大片一大片的攻击者成群倒下,只留下浓郁得让人无法忽视的血腥味。

“唉……”阿伏兔看着站在宛若人间地狱般场景中的神威แ,神情无奈,“团长,不是每个‘武士’都和你认识的那个ฐ‘银武士’一样强的。”有着这么เ任性的团长,出了事又要给他擦屁股,他的人生真是绝望啊。

“……”水门的动作猛地顿住了。

他实在是不知道该如何形容自己้此刻的心境。

他确信,如果真的做了对方的副队长的话,绝对会死于心脏衰竭和过度疲惫的。

“我越来越想要你做我的副队长了~”他的神๰态简直和阿伏兔一模一样,毕竟这世上能够容忍他而且本身是个ฐ强者的人实在是太少了。╮╯_╰╭

“那么เ,开始了。”说着,神威直接攻了过去。

凭着在多次战争中锻炼出来的直觉,水门敏捷的躲过神威的攻击。

波风水门是个强者。

通过刚才的攻击,神๰威แ在心里这么说着……一个值得与他战斗的强者。

与神威的愉悦相反,水门皱了皱眉,眼下的这幅身子,太虚弱了,恐怕撑不了多久。

“我是不会手下留情的。”神威แ招招带着杀气,如果对方只是这种程度的话,他会很失望的。

从每次攻击的力道和度来看,水门知道对方是认真的,他只得拖着残破的身子勉强躲过神๰威一次次的攻击。

“嗯……”神威的攻击打中了,水门闷哼一声,感觉体力流失的越来越快。在这样下去,他恐怕真的会变成神威口中所说的“虚”……

“不躲开吗?”神威缓缓拔出斩魄刀,刀尖在月光下出妖治的红光。

水门咬紧牙关。

不可以……

他还有好多事情没有放下……

鸣人,他的儿子……

“这样才对嘛……”神威แ眯着眼看着水门手中逐渐出现了一把斩魄刀,身上的衣服也变成了死霸装。

老实说,和刚才的水门战斗一点也不尽兴,应该说是有点扫兴的。

对方完全没有反击之力,只是不断ษ的躲闪。

现在……应该可是让他玩得尽兴点了吧。

神威看着变成死神的水门露出一个自内心的喜悦笑容。

度过漫长的黑暗与懵懂后,水门迷迷糊糊的醒了。

意识的清醒接踵而来的是痛苦的痉挛。

痛。

唯一的感觉就是痛,全身上下都很痛。

水门誓,就算是他经历的最激烈的一次战争也从未有此刻的感觉。

那种从灵魂深处散出的疲惫感和疼痛感,仿佛要将他的灵魂生生撕碎成好几片。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s